『大家语文』博客网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DJYW.ORG

时间记忆

『大家语文』博客网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DJYW.ORG

用户公告

『大家语文』博客网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DJYW.ORG

我的相册

最近访客

最新日志

『大家语文』博客网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DJYW.ORG

最新评论

『大家语文』博客网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DJYW.ORG

最新回复

『大家语文』博客网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DJYW.ORG

我的好友

站点信息

『大家语文』博客网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DJYW.ORG

2014-12-23 8:21:00
在太原,我讲故事给你听 

 

在太原,我讲故事给你听

/郭学萍

http://guoxueping.blog.zhyww.cn/archives/2014/2014122303029.html


 

        十月,我收到老九先生的一则短信,邀请我参加山西省(首届)学前教育高峰论坛,我之所以欣然应允,不仅因为我始终有一颗“越界”的心,还因为老九先生在短信的最后强调,参加这次论坛的还会有来自北京、台湾、澳大利亚的一些朋友。

老九是个诗人,我和他的结识缘自诗。很久远以前,老九在金华听我上过一节童诗创作课,就是这仅有的一面之缘让他在举办这样一次高峰论坛的时候想起我,并邀约我到太原讲亲子阅读。做阅读推广,是我一贯的执念和追求,能把亲子阅读这颗种子在太原播撒,如此美好的事情不容退却。

飞机抵达太原武宿机场时,天色已晚,接机的是一个和我一样穿着大红裤子的女子。她见到我的第一句话便是:“虽然我没有见过你,但我一眼便认出你就是长辫子老师!”她戴着黑框眼镜,看上去干练果断。很快她便自我介绍,她就是老九的夫人,一个和我一样感性而热烈的人,她应该是这场活动的幕后策划人。也正因为她的用心,在接下来的两天活动里,一个个不期而遇的感动,震撼了我们每一个人。

 


士者——赵忠心

在当下时代,什么样的人才能算得上当代士者?一如司马迁所言:“千人之诺诺,不如一士之谔谔”,直言胸臆在这个时代是匮乏的。从这点上来说,我觉得赵忠心教授算得上是一个士者。

初见教授是在那个叫云霄女子的车上,他坐在前排,我和敖德坐在后排。从车站到宾馆的整个行程中,他始终没有回过头,那满头的白发和直立的衣领,以及偶尔蹦出的铮铮话语透露着他的倔强。

晚饭的时候,我和敖德坐在他左边,张世宗教授和老九坐在他右边,他并不理会每个人,只是自顾自地就着花生米喝酒,旁若无人。

也不知是谁起的头,我们开始聊孩子的教育。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敖德开始说起他对当下学校教育不满,所以他把孩子放在体制之外的学校——一所民办学堂学习。那是一座游离于传统教育之外的家长互助式学校,掩映在150亩地的园林里,犹如北京郊外的世外桃源。除了种着果树的山丘外,学校里有好几片属于不同班级的菜地,种植着各种有机蔬果。教室外墙是不加任何粉饰的粘土红砖,木结构的教室和实木地板营造出温馨的浅黄色,裸露出原木自然的肌理。玻璃窗户低矮到可供学生攀爬出教室,几棵植物在阳光下青翠欲滴。每天孩子放学回来,家长不是问今天的作业是什么,而是帮忙把孩子的鞋子、裤子脱下来,倒掉里面的沙土……

我们沉浸在敖德的叙述中,在好奇之外多少有点羡慕。不曾想,一直低头喝酒的教授忽然抬起头,怒目而视,冲着我们几个人断然喝道:“你们这些家长,每个人都对教育看得恨透,就为着你们心中的那点虚荣,整天逼孩子学这学那。”然后,他看着敖德,继续说道,“每个孩子都要接受国家法定的九年义务教育,你不让孩子接受国家课程学习,是违法的!”

老者句如洪钟,掷地有声,当时就把我们砸晕了,敖德满脸是笑地说:“我诚恳地接受收您老的批评!”老先生似乎还是不满意,接着说:“你们这些做教师的,做家长的,就是太虚荣!你们以爱之名,做了多少违背儿童成长规律的事情!”

第二天论坛开幕式后,就是教授的演说《家庭教育与终身成长》。我们都老老实实地坐在下面听,像群规矩的学生。他坐在台上,白色的头发,红色的围巾,话语嘹亮,两道剑眉始终倒竖着,像个怒目金刚。

“我这个人从不愿看人眉高眼低,只喜欢独立思考!”他的话语乃士人自恃而傲的自负之言。他当然有自负的理由,56部著作,3000多篇文章,这些都是他对家庭教育这门学科的贡献。

 


学者——张世宗

我对台湾地区的人和物一直充满好感,总觉得中国传统文化中的“温良恭俭让”被他们比较好地继承了下来。我喜欢像李安、吴念真、白先勇、刘墉、蒋勋这样一类台湾人,在他们身上,传统的文化继承,开放的思想理念相得益彰。

张世宗教授比我们早一天到太原,当他在一所师范院校里看到陶行知塑像时,无比自豪地说:“我和陶先生是校友!”原来,他不仅是纽约普列特学院的建筑硕士、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的艺术硕士,还和是哥伦比亚大学的教育博士,先生也曾就读于此,先生为此感到非常自豪。

先生对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视会让我们觉得羞愧,他告诉我们,他的很多游戏设计理念都是源自中国传统文化的宝贵经验。他对老子、孔子等都非常熟悉,对中国传统的建筑艺术更是情有独钟。

他随手拿着相机,随时把看到的一些有特色的建筑拍下来,便成为下一个游戏设计的灵感。他随身带着一个手提式博物馆(其实,更像一个魔术箱),里面有很多游戏道具。讲座的时候,他会时不时拿出几个道具,和现场的听众互动。他手法娴熟,就像刘谦玩魔术一样,常常把现场的观众看得目瞪口呆,惊讶不已。

他的语速很快,需要很努力地听才能听清楚,但要完全听明白却不是那么容易。但我依然惊叹于他报告中严谨的逻辑和科学缜密的思考,每一张幻灯片上都包容着大量的信息。

听说我要提前回南京,所以在前一天晚上,他专门教会我“如何用一张纸讲是个故事”。他拿起一张纸,因为没有剪刀,就用一个迟钝的裁纸刀替代,一边演示,一边讲故事给我听:“这是一块田地……然后变成一个山坡……再变成一座教堂……现在开始用剪刀……噢,变成了天堂和地狱……如何让hell变成天堂,需要love……你来拼给我看……”

他很耐心地教着我,我很虔诚地学着。到了十一点多钟,我必须走了,因为先生还要做第二天的PPT。“我要把这几天自己看到的,以及大家演说中所提及到的,重新思考后都放进我明天的讲课稿中。我要重新设计我明天的讲课内容,所以今晚我只能教你这么多。”

为了验证自己刚刚设计的游戏实效如何,能否吸引人,他还从会议现场找来几个跟着家长一起来听讲座的孩子,和他们一起玩起了游戏。在讲座之前,他把准备的游戏道具一一摊放在主席台前的地面上。他的这一份用心,让我想起2006年在无锡崇安剧院苏兰读电影前的准备,也是一样地精心。

在他们身上,我感受到一个学者的谦逊、广博以及治学的严谨。

 


歌者——老 

我和他如此熟悉,又如此陌生。

当我从楼上下来时,他正夫人一起冲着我微笑,我竟一愣。“你就是老九啊!”这是我五年后见到他的第一句话。他傻傻一笑,然后带着我去和另外几位嘉宾相聚。

他穿着牛仔裤,运动衫,这份随意的衣着让人感觉到他对这场活动的举重若轻。他一定活在他自己的世界中,活在永远的童年里。

他的讲座惊心动魄。我第一次看到一个人讲座时,可以如此从容不迫地转身,然后若无其事地拿起几步以外桌上的矿泉水瓶,再不疾不徐地拧开,接着缓缓喝上一口,就跟电影中的特写似的。在众目睽睽之下完成这样一套动作分解,需要怎样强大的内心?

他让我想起当年西南联大狂人刘文典讲《红楼梦》的情景:其时天已近晚,讲台上燃起烛光。不久,刘文典身着长衫,缓步走上讲台,坐定。一位女生站在桌边用热水瓶为他斟茶。先生从容饮尽一盏茶后,霍然站起,有板有眼地念出开场白:“宁—吃—仙—桃—一口,不—吃—烂—杏—满筐!仙桃只要一口就行了啊……我讲 《红楼梦》嘛,凡是别人说过的,我都不讲;凡是我讲的,别人都没有说过!今天给你们讲四个字就够了。”于是他拿起笔,转身在旁边架着的小黑板上写下“蓼汀花溆”四个大字。

这次讲座原定在一间小教室开讲,后因听者甚众,改为大教室,还是容不下,只好改在联大教室区的广场上,学生席地而坐,洗耳恭听。刘氏在西南联大开《文选》课,不拘常规,常常乘兴随意,别开生面。上课前,先由校役提一壶茶,外带一根两尺来长的竹制旱烟袋,讲到得意处,就一边吸着旱烟,一边解说文章精义,下课铃响也不理会。有一次,他却只上了半小时的课,就忽然宣布说,今天提前下课,改在下星期三晚饭后七时半继续上课。原来,那天是阴历五月十五,他要在月光下讲《月赋》一篇。有学生追忆:届时,在校园里月光下摆下一圈座位,他老人家坐在中间,当着一轮皓月大讲其《月赋》,“俨如《世说新语》中的魏晋人物”。

老九没有穿长衫,但我脑海中幻化出来的老九分明就是穿着长衫的模样。他说:“就像一座荒山,只要种活一棵树,就不愁绿满山坡,绿满田野!”“我们是清一色的理想主义者,每个新年的第一天,都会向着太阳奔跑……从四面八方出发……我们向陌生人问好,我们像孩子一样奔跑游戏,我们像疯子一样歌唱,我们让阳光打在自己的脸上,纵情朗读着自己写诗……”

在老九慢条斯理的演说时,我在心里一直默念着顾城的一首小诗:“早晨,阳光照在草上/我们站着/扶着自己的门扇/门很低,但太阳是明亮的//草在结它的籽/风在摇它的叶/而我们站着,却什么也不说/就十分美好。

 

 

 乐者——敖 

第一次在宣传材料上看到这个名字,我以为是个外国人。后来他告诉我,他是蒙古族人。他说他善骑术,如果不是因为感冒,一定会唱歌给我听,这些都是他们这个民族与生俱来的优势。

我当然没有见过他骑马,也没有听过他唱歌,不过我却在仅有的两天接触中,听他讲了很多的绘本故事。

我第一次见到一个出版人如此会讲故事!他很善于进行主题绘本讲述,他会以一个出版人特有的敏锐捕捉到几部绘本中的特殊信息,然后非常巧妙地组合在一个单元,诠释出自己对人生,对世界的一种态度、观点和理解。

有时,做一个听众是幸福的。尤其是听一个智慧的人给你讲《点儿》,讲《味儿》,讲《罗拉要去非洲》,讲《罗拉的妹妹配方》……就是在等待论坛开始的几分钟时间里,我明白了这几部绘本的主要内容,并且明白了“如何做一个真正懂孩子的大人?”

是的,每个小孩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小世界,这个世界和大人的世界截然不同。他们能以奇特的想法看待任何事物,所以他们对整个世界总是保持着诙谐荒谬的眼光,这和大人对任何事物都带着先入为主的观念完全相反。只是因为小孩世界对大人世界无益,于是大人拼命想把小孩从他们的世界里拉出来。

随着成长,小孩势必越来越接近大人的世界,你不可能让小孩不变成大人,也不可能让小孩不踏入大人世界,但是你必须要有所准备:当他踏入大人世界的时候,他还能保有他的童年世界。

正如朱德庸在《绝对小孩》序言中所说的那样:“每个人都有一次童年,每个人也都会长大。我们每个大人每天都以各自努力的方式活在这世界上,每个小孩每天却以他们各自不可思议的方式活在这个世界上。如果,我们让自己的内心每天再做一次小孩,生命的不可思议每天将会在我们身上再流动一次。”

张世宗教授说,童年不一定就是指六七岁至十一二岁的年龄阶段,如果童心永驻,九十岁也是童年。所以,敖德在我眼中依然是童年。至少,他也像吉尔伯特那样,是一个真正懂孩子的大人。他不仅仅是著名的出版人、儿童阅读的推广人、资深童书策划人,同时,还是一名制琴师,一个充满情趣的生活艺术家,他常常游走于出版、动画、编剧、乐器制作等各个领域,对培养儿童个性发展有着深厚的见解。也许正因为如此,他才能做出像《不一样的卡梅拉》这样发行一万七千多册的畅销图书,也才能做出像《亲爱的天才》这样图书经典。

周一回到学校,第一节语文课我就把敖德讲给我听的四个故事讲给我了我的学生听。孩子们听得认真极了,我用敖德讲给我的方法,尝试着让我的学生也学会换个角度看世界。

谢谢敖德!

 


勇者——梁紫琪

回到南京,收到紫琪发来的微信:“您好,老师,很想您,想您的人,您的诗,您美好的一切……今天是冬至,吃饺子,我梦想,我们能一起吃饺子……我们最尊敬的老师,跟您在一起,很浪漫,无限的遐想,漫游……”

一条条读着,心中潮湿一片。想象着紫琪躺在简陋的农场里,呼吸着农田里自然的气息,吃着素淡的食物,发微信给我时的情景。已是深冬,她给我发微信的地方温暖吗?

我是在周六早晨见到她的。她始终戴着草帽,就像传说中的草帽公主,黝黑的皮肤掩饰不住她从前姣好的面容。在没有见到她之前,我想象中她就是“中国的塔莎”,见到她后,我发现她更像三毛,像极了!因为,她们都有一颗流浪的心。

“不要问我从哪里来,我的故乡在远方,为什么流浪,流浪远方,流浪……”这首由三毛作词的《橄榄树》被万千人传唱,我想紫琪和三毛一样,所要追求的应该就是那份梦想和自由吧!

她是一位生在、长在北京的女子,有着深厚的学历背景,有过一段美好的留澳经历,却在某一天,放下曾经拥有的一切,只身来到山西农村,心甘情愿地当一名普通的“农妇”。 其中的艰辛,无法想象。

我问她:“为什么这样坚持?”她说:“我很想让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都是有机农田,让所有的有机产品进入千家万户,这是我的一个理想,目前我正在努力去实现,我希望将自己在国外所学运用到农场实践中来,以一己之力呵护生态文明之根。”

她演说的主题是“大教育观下的自然、生态与健康”,她整个人是安静的,她讲述的故事也是安静的,就是这安静的叙述,有一种摄人心魄的力量,让许多听课的人泪流满面。她对自然万物有着一种与不可遏止的悲悯之情,她就像梭罗笔下的瓦尔登湖,晶莹澄澈,映照出每一个过往者的容颜,甚至一片天,甚至一朵云。

晚上和与会者互动的时候,赵忠心教授讲了他在爱人和癌症抗争的十年中所有的努力,敖德讲了他小时候骑马放牛的故事,紫琪则平静地讲述了自己和两只鸟的故事。我没有说自己的故事,我只是现场写了一首小诗《我讲给你听,我的幸福》。

会场安静极了!我一边读着自己写的小诗,一边在脑海中描画着紫琪的身影:她就是一个谜一样的传奇,左手提着皮箱,右手抱着一个毛绒绒的小猪玩具,只身站在澳洲的街头。她要去哪里?她将在哪里停留?她就像一朵蒲公英一样,顺着风的方向,飘扬,飘扬……

    每个人都是一部不可复制的传奇,每一个偶然相逢都有一个荡气回肠的故事。我多么想像紫琪先生那样: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/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/ 从明天去,和每一个亲人通信告诉他们什么是生命,生活,生态/我还要给每一块石头,每一朵花起一个温暖的名字/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我将告诉每一个人……

虽然我们没有能力改变世界,但是我们可以努力改变一个人,一个地方。

这就可以了。

 

这是临别时,老九爱人送给我的书,我喜欢这个书名

 


这是我用石头和老九换的海螺

 

如此用心的离别

 


如此用情的介绍 

 

如此气息相投的一群人


童稚的声音响起,宛如天籁……


生命中的每一个偶然相逢,都值得记忆


你是我生命投射在理想中的影子

 


守望心灵,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4年12月22日冬至于石景山麓

郭学萍 | 阅读全文 | 回复(0) | 引用通告 | 编辑

发表评论:
『大家语文』博客网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DJYW.ORG

『大家语文』博客网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DJYW.ORG
Powered by Oblog.